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5-04-30

看了洪波摘的一篇文章《一个个都是闲的蛋疼》,也想说说blog的内容问题。

首先,蛋疼一文的作者肯定是一定范围内的名人,从其blog后的留言可以看出还是有很多追捧者的。他的这种文风,其实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几年关于下半身写作探讨的时候,这种招式已经被分析得很清楚了。

蛋疼这篇文章,如果抛掉一切故意设置的以期获得更多阅读的佐料,真实有用的话,大概不超过200字。而即便是这200字的内容,也并没有什么深刻的、第一次见的道理。但是我们不能说这不是一篇好文,因为他要发表在平媒,所以该文承载了一个向不了解blog的人介绍blog的任务。

我个人感觉,blog发展到今天,blogger写作时候的确是自愿,但实际上写下的内容,已经不可能是其真实全面的思想了。

记者去采访,力图的是还原真实。写blog的人,最初也是想还原自己思想的真实。但这两件事情的结果一样,就是永远只能接近,而不可能是完全的真实。其实任何一个人的思想,也像哲学家的河流一样,时刻在变化,而且你自己也不可能第二次进入。

另外一个不真实的原因是,只要你要写出来,你心里总会有一个默念(假想)的读者,那么你就会不自觉地受到这个默认的读者影响,把某些事情写得不那么严重,或者夸大某些事情。即便是blogger最杰出的真实代表木子美,所记录的也远远不是原本的真实。而且,在blog圈里名气越大的人,越不真实。

这里要单独解释一下的是,上面这样说的,不包含就事论事的blog。例如,洪波的blog在纪录互联网的技术方面的问题时,真实地记录自己思想的成分比较大,因此受到欢迎。但是你很少能看到洪波写关于自己的生活,因为记录到自己的生活及思想,必将会不真实。

说这么多,是因为蛋疼这篇文章里说:“喜欢写博客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它自由,没有编辑强奸蹂躏我的文字,不用去想写什么风格体裁,没有字数限制,甚至,连标点符号错别字都不用在乎,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而我要证明的是,你不可能做到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当然,你可以狡辩说,我没写的都是我不想写的。

至于该文中提到的某些blog都是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小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写这些内容的人,他写的时候,这些内容就是要给固定的某些人看的,而不是更广泛的人群。比如是写给他的恋人。

现在的互联网技术,已经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无处盾身。无论你用匿名方式、变幻ip等招式,你也不能触及某些真实,触及了,就一定能捉你出来。另外,在这个世界上,真能以自己的思想影响很大范围人群思想的人,毕竟是凤毛麟角。这些人,也犯不着要写blog。

基于上述原因,所以blog并不能改变什么,就连蛋疼一文作者所说的“写blog可以作为一种发泄”也做不到。那些所谓发泄出来的东西,不过是别人早已明白,而你自己刚刚悟到而已。就像你在qq群里发了一个美女照片,马上就有无数人告诉你,已经看过N遍了。

写到这里,我试图分析一下我自己写这篇blog的真实思想,却发现已经不能够了。最初好像是不服气蛋疼一文,接着好像也有表现一下自己的心理,然后又想到别人看了可能会笑话,还有是要保持blog的更新,而今天没什么另外的事情可以说……,总之,一篇blog就这样出来了。

2005-04-29

4月27日,经过有效管道确证,上海文广获首张网络电视牌照。从3月以来纷纷扰扰的网络电视牌照之争,总算有了第一个确认的结果。

这个报道里关键的一句话是:“近日,广电总局将会出台正式文件界定新网络电视牌照的运营内容与运营范围”。内容和规范还没有,就可以发证给别人,不由得我想到了近日激辩的“东方思维能否拯救中国”。

既然广电总局可以这样发文,那么难说以后其它部委不能发一个别的什么文。又是一次典型的中国特色方式。

除去这个不太令人满意的事情之外,IPTV就这样不可阻挡地奔我们身边来了。在盛大陈天桥这个非常积极地推动者之后,ut的吴鹰也加入到了IPTV中来。陈天桥要做“新内容提供商”,吴鹰要做“设备提供商”。

TOM科技的一个专题做得非常好,用一句话基本说明了现在IPTV的状况:IPTV 新平台备受瞩目? 电信运营商暗蓄力量? 广电系稳守反击? 设备商左右逢源? 内容商梦想未来。

更多的东西在这里一下说不完,我仅说一个点。有报道说,央视网络电视欲通吃全国,那么我要说,如果央视在IPTV时代还一股独大,那正是我们普通受众的悲哀。

至于资费这些细节问题,现在讨论还为时过早。可以预见的是,IPTV火起来之后,BT这种传输交换方式,也会有一个新的变化。

2005-04-27

石头(新浪科技记者 徐志斌)今天的一个文章贴在了新浪论坛,没能发在新浪科技的正文区,石头一定有不少苦衷。好在DONEWS可以给他这个空间,这篇文章被DONEWS方在了头条—-《鲁众:AMD在中国错失瓦解英特尔良机》。

鲁众本来应该早就出来说话,这样,他也就不会被IT时代周刊评为2004十大丑闻之一的主角了。但今天的这个文章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鲁众说“AMD的薪水一直付到了2005年4月份,奖金也支付到了2004年年底”。

记得最早爆出AMD芯片炒卖案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我曾收录在此BLOG的被删除集中(原文)。就是这篇报道,让鲁众成为了这一事件的替罪羊。今日看了鲁众自己的说法,方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当然,在这里我并非要做什么评判谁对谁错的事情,也做不来。只是随便发点感慨。从现在知道的情况来看,去年AMD不断推出的新闻—-和某某签约、和某某全面合作的事情原来都是有水分的,只有一把乡村电脑是真实的?(没有完全考证)

鲁众为了剩余的薪水以及保密协议,当时不能说,现在不知道能不能追究那些个媒体的法律责任。

话说这个鲁众,可不是简单人物,之前在过8848,他与谭智在8848的时候,老榕离开了8848。在8848前,他在微软;微软前,在DEC。大约46、7岁,早年加入了加拿大籍,擅长作关系。居传闻做生意并不干净。

如今,AMD即使没有能给英特尔以打击,但AMD还是AMD,只是这个鲁众,“选择自己开创事业,开设的一家名为“汇通天下”的商务咨询公司,从事投资咨询工作”去了。

2005-04-26

前些日子,在讨论搜狐收购了go2map的时候,觉得百度没有早走一步被搜狐抢先了。今天看到又来了一个可以或者可能引发一些变化的消息:《全新搜索引擎“词虎”悄然降生中科院遥感所》。


“词虎”是一款软件,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形象地称呼它为“隐形搜索器”。据杨崇俊博士介绍,“词虎”(CIHU)一词是缩写“Can I help you”而得来。“词虎”软件可实现文字与图形、文字与文本、文字与文件的智能连通,用户可在绝大多数电子办公文字文档资料中,自动从网络或本机获得与地名、单位相关的地图、影像和文档,以及与特定文字相关的文本、文件等。

举个例子,当打开一个电子文档资料,把鼠标放在扬州上,就可以从网络上获得扬州市的相关地图或影像;如把鼠标放在“宪法”上,也可获得相关信息。换句话说,用户有了“词虎”,不必使用通用浏览器登陆网站,也可以获得该网站上的信息。对于专业用户,还可以用“词虎”中“地图服务器”、“词虎服务管理”、“地图编辑器”定制各种不同类型的系统。

同样功能在WPS文档、WORD、PPT、网页、EMAIL里面同样有效。


一个重要的消息就是,词虎还没有产业化。

前几天盛大把还没有产业化的中科院的遥感游戏技术签约,跑到了其他游戏厂商前面。现在这个词虎,是给了所有做搜索的网站一个机会,有实力的公司应该赶紧签约。

收购、或者买断这种技术不太可能。因为中科院开发的技术往往是863计划中的一部分,是国家投资了的,不会完全卖给企业,但是企业可以通过通过资助其实现产业化,买断使用年限等手段,或者在该技术基础上,衍生新的应用或产品。

我个人觉得这个词虎很可能是一个机会,搞搜索的人起码应该去谈判谈判。

2005-04-25

IPTV像赶集,大家都要去集市上淘宝。小草今天写了一篇《盛大的那个“盒子”》,说:“IPTV是个”大箩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比喻得挺妙。

今日BLOG的标题是早就许了愿的,我曾在BLOG里说要写这样的一个东西,记得当时是阅读了方钢连续两篇关于盛大的BLOG之后。说了,就要兑现,于是今天开键。

见过陈天桥多次,每次见到他,他都会有新的思想对记者说,说明他没有闲着,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提高。上周见到他时,他的应对之老练、言语之缜密,对比于2003年10月初次在他办公室见他的时候,已经成长了若干倍了。

图:张栋伟摄于2003年10月上海

陈天桥说他不爱出门,有的媒体演变为他怕坐飞机。陈天桥去过的地方比所有的记者都少。美国一次。广州、北京、深圳还有一至两个城市,除此之外,他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陈天桥说“自打唐总来了以后,我每天只需要思考,不需要作具体的事情。”“我每天的事情就是读书、开会、思考。”思考什么呢?

思考众多方案中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立刻要执行的,风险有多大。

因为坐在今天的盛大的这个位置上,陈天桥不用出门,就有无限多的各类赚钱的方案提交到他的办公桌前,合作的、创业的、新机会、新项目……这和无数有创业想法、有新点子无法实现的人,正好相反。后者需要满世界去找钱。

当许许多多的方案被筛选之后,其实最终要为此拍板的还是陈天桥,所以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为了盛大的员工和股东”。

要说是陈天桥自己在去年公布之前就把IVTV的事情,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未来成绩都想明白了,我也不相信。但其实根本不用他自己想,会有无数的精英把这些想法、方案、步骤汇聚到他那里,他只需要学习、了解、探讨,然后进行最关键的拍板——上!

于是,目前到新浪为止的一系列公司进入了盛大的预想版图,于是,盛大那个盒子从最初耨个人脑子里的一个想法,经过众多精英加工,变得越来越巨响,直至工程样品摆在陈天桥的办公桌上。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陈天桥从没钱到有钱,从有钱到学会利用资本的力量,用的时间比别的企业家短,这也是盛大跑得快的一个原因。从根子里往好里说,陈必须是一个不那么贪财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有的企业家有钱了,宁愿挂在账面上,每天看看报表,那一定是不成的。

在用人方面,陈天桥也有它的独特之处,从唐骏得到的财富上,可见一斑。从盛大某些高层离职也可略见一斑。陈说:“有些高管利用手中的权利,让其家属也来挣盛大的钱,这是我不能允许的。”“我的总裁、副总裁都是很敬业的,我每晚10点多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们都还在各自的办公室工作。我并没有要求他们这样。”

企业的发展是需要驱动的,成熟的企业靠企业文化来驱动。盛大还是一个只有几年的公司,还需要陈个人来驱动。“我就是源心(波源),我的高管就是离我最近的波环,我这里发出的信号要靠他们来传递出去。他们每一个人还兼具波动的增益作用,不能只是传递,那样传不远。”

所以,盛大的所有员工都会感受到陈的思想的波动、驱动。盛大就会照着陈预想的方向走。当然,陈的思想不是自己拍脑袋想出来的,是在精选出来的方案中最终选择一个。所以犯错的几率并不大,需要的只是高效的执行力。

相对于另外一些企业来讲,盛大的员工也喜也悲。喜的是只要执行就可以了,就会有收获。别的企业可能会因为目标不明确先这样走,再那样走,用的功彼此抵消。

悲的是盛大的员工很难有独立思考、独创局面的机会。失败是成功之母,没有失败还会不会有成功?要知道很多个人的成功是有了他在其他单位的失败教育了他,营养了他。这样的个人是聪明的,这样的企业是可悲的。

IPTV是一个以前谁也没有玩过的东西,如果陈天桥能在这个领域成功的话,的确能够证明他比别的企业家更精明、更伟大。

补充:一篇朱威廉说陈天桥的文章今天传得满世界都是,文中的部分事实映证了我的一些判断。下面是朱说的一些话

我在盛大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价值很高。第一就是陈天桥的管理手段,他的管理技巧非常独到,很了不起。二是经历了一个私营公司如何从零知名度,发展到一个海外上市的大公司。三是为人处事的方式,盛大经历了很多外人无法想像的危机时刻,我见识到了如何处理这些危机的方式。

现在的盛大,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做好了将成为一个无人能超越的王国。做不好,盛大将会被人在两年内超越。这两年将是盛大命运攸关的转折点。要是赌一把的话,我会押盛大赢,我有八成把握。

陈天桥知道如何把适当的权力在适当的时间给适当的人,他的用人之道简直达到了收放自如的程度。而且这些下放的权力,可以为盛大谋到最大程度的利益。

陈天桥的权力是绝对不能被稀释的,如果被稀释,那么盛大将无法更好发展。

陈天桥用人标准是,信任是第一位的。信任问题是他的大忌,即使你能力很强,但是他不对你完全信任那是绝对不行的。他就是典型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陈天桥一天的时间表是10点上班,晚上12点左右下班,内部聊天软件要在线到3点,周末甚至都在办公室度过。这给我们的压力极大,晚上10点前不敢回家,唐骏也经常要到12点,甚至比陈天桥还晚。陈天桥对手下要求极为严格,他记忆力太好,什么事都欺骗不了他。

陈天桥的“伟大”之处是逻辑性太强,即使你觉得很有道理,也会被他在1小时内说服。

陈天桥的生活太粗糙,穿着谈吐也保持两年前的样子一点没变。他两年前买了一辆奥迪A8,现在还没换,我笑他能把这次上海国际车展上所有的车都买下,而不费吹灰之力。他身上的所有行头绝对不超过500块,比普通老百姓还便宜。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做。

我给他这样一个评价,作为32岁的中国首富,心态把握得很好。他最喜欢吃红烧肉,甚至跟食堂大师傅讨论味道。

2005-04-23

像过年、像打仗、像演唱会……

donews英雄大会在热烈的、让天鸿科苑保安部神经紧张的、所有参与的人笑意盎然的气氛中进行着。

保安部的人说:2:10分的时候,到场的人已经超过500人,而你们申请会议的时候说是300余人。2:50的时候,二楼通往三楼的滚梯被酒店保安封锁,上百人被阻。机灵的,开始寻找直升梯。前来聚会的网友和酒店保安开始了捉迷藏。3:20后,直升梯、货梯、步行梯,所有三楼的入口处都站立着保安,三楼入口全部被封。

赛迪网的两位老总熊平和祝志军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没有及时接到。等我打电话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返回的路上,因为上不来呀。随后,更多的人上不来的消息不断传来,6688老总王峻涛也打道回府……

我去2楼抢上来的的第一个人江民公司老总王江民、然后是it168老总宫玉国、雅虎中国老总周鸿祎,他们的随行人员都被挡在后面……卓越网ceo陈年虽然从直升梯上到了3楼,还是被拦在红线外。赶过去,连哄带抢地推开保安人员,把瘦小的陈年抢进来。潘欣悄悄模到了3楼衣帽间前,推开3楼的门,就遭到了门口站立的保安的阻拦,赶过去,继续抢人……盛大老总唐峻也被挡,好像是王乐去“救”上来的。

在我这里抢人的同时,炳叔在大厅内劝部分网友暂时下到2楼去,以便让嘉宾上来。大家都不愿意离去,以至炳叔在主席台上跪求大家多多关照……那一幕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后来看到了现场照片。

炳叔下跪

大家理解了,往外走,想着是下去些人,换些嘉宾上来。谁知道下去了50个人,只换上来不到10个人。原来,保安心理的算盘是,下来10人,才能上去2人。

在北京,大大小小的会议我参加过很多很多,被拦着不让进场的it方面的会议,我这是头一次见。继续和保安交涉,保安的头威胁说,你们再这样,就打110,来中断你们的会议。

在donews聚会的同一层,旁边的一个厅里,也有一个会议在进行,那个到场人员的数量和气氛是没法和这边比的。4:00多的时候,旁边的这场会议结束了,所有警戒解散,人们可以自由进出了,不过很多人已经回去了

也许是有情报工作的支持,金山老总雷军在禁闭解除后不久赶来了……

18:00之后,大家渐渐散去,刘韧一边在送客,一边等候着最后的两个未到的嘉宾。这两位都是下午才从香港起飞,现在还没到场。张旋龙和杨京。

刘韧四处找水喝,没有。然后,开始找酒—–葡萄酒。在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清理场中的桌椅的时候,张旋龙和杨京先后赶到了现场,已经没有了众人的拥戴与呼应。与下午那热闹的场面反差极大。三个人坐在一处喝着红酒,说着话。后来工作人员要清理桌子,三个人去到走廊的沙发上继续聊着。

此时,外地来的部分网友和斑竹,正在旁边的沸腾渔乡吃饭。出资赞助的是donews的两个老网友,天恩、fishman。晚上8:40的时候,刘韧来到饭店,为大家敬酒。持续的疲劳和兴奋让他很快就醉了,醉在donews英雄大会成功举办的夜晚……

2005-04-20

我的基本判断就是,这是一个新的被互联网、被互联网网友深化了的一个人。这没什么不好,也没什么太好。社会本来就是能包容这一切的。

在木子美被传chang很久之后,一个新的更吸引人的“美女+作家”出来了。实际上这个称号并不新鲜,但是彭久洋的成功之处在于,拍摄了n多照片,并广发在互联网上。这一点比其他美女作家更成功。以前的美女作家大多重点在作家不在美女,多数想希望通过文字来征服别人。未曾想很多男人的文字也不错,根本不希罕。

但是,仗着美女这个属性,并且把相当不错的,可以养眼的照片一出,彭的地位已经不需要靠文字与其他男人女人比拼了。

以前的美女作家大多美在文字,这个新的实际大胆的彭,美在照片,特别是美在露肉的照片,于是乖乖不得了,火了。然后,彭还说了一些让大众心理震颤的话“我怕一个男人走近我的生活,我怕别人真正了解我,我喜欢神秘。

我的家世很好,我受到的教育良好。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宁缺勿滥,宁玉碎不瓦全。

我喜欢男人,是因为他们有婴儿性。

我喜欢美,喜欢世间所有的美。”

实际上,上网比较多的人都了解,网上单从照片比彭漂亮、露肉的多了去了。可是都没火。偶尔有一个露头的,还因为其父是政府官员被打压了。木子美直白的性格与文字,也是注定不能成功的。

所以,真正出头的一定不是最好的,只是最符合时机,能拿涅分寸的。

2005-04-13

这两天有两个新闻值得思考,一个是搜狐收购go2map,一个是百度牵手电信黄页。这两个事情的关联性就是透露出一个信息,互联网企业的服务在向本地化服务深入,或者说,互联网企业对网民的服务正在往能够落地的方向发展。

2000年的时候,大家都在宣传互联网的无地域性,说那才是互联网的主要特征。但是,那是互联网企业跑马圈地的时候的言语,现在,当互联网的神秘性渐渐取消的时候,实用性的需求越来越大。

昨天在上海,百度签约中国电信大黄页的现场,我也想到了go2map。因为百度和大黄页合作后,能很快地根据查找者的ip,确定附近的服务项目(餐饮、美容、娱乐、搬家公司、派出所等等),可是对于怎样到达该位置来说,还缺少电子地图。

中国大黄页说,他们有3000万全国的商企单位的准确信息。百度有了这个数据库,当然应该能够提供更为精准的查询结果。

更深一步的意义在于,以前3721提供的是,你交钱然后给你一个中文网址。现在,百度通过大黄页省去了自己开发用户的时间,直接为企业带去顾客。起码在搜索产品的推销方面,有了更动听的语言,大黄页也增加了销售语言。一种新的收费模式可能会由此而派生出来。

搜狐收购go2map,也会派生出类似的服务,因为搜狐的搜狗,也一直在寻找竞价排名之外的盈利模式。go2map得麻烦在于没有钱,在于没有新的突破。事实上随着3G的临近,手机定位,手机查询(信息和地图)是迟早的事情,谁能作者方面的内容提供商,谁就能赚到钱。现在看来,搜狐时想到了要去做这方面的事情。

下午,张朝阳要对外说说go2map这个事情,如果有新的观点,我再补充。

(刚才写了一半,比这个详细,没想到丢了。重新写过,就不太细了。有看不懂的可以跟贴,咱继续讨论)

gggg

正确的应该是930万美金。

2005-04-07

昨日19时30分,网通召开了业绩介绍电话会议。今天,网通的财报在it媒体铺天盖地,网通扭亏为盈好像让全中国it人民都得到了网通的分红一样。收购联通的事情还没有确切消息,双模小灵通也还不能上市,倒是田硕宁的官衔越来越多了:前不久刚被提名为电信盈科董事会副主席的现任公司CEO田溯宁,将同时兼任上市公司副董事长

昨天还有一个小道消息说,8848的李涛杀回8848当CEO了,而现在在位的吕CEO可能要离开了。打了一圈电话,没有得到确认,郁闷。感觉上,8848就像某些生病的国有企业一样,弄点贷款就能走一段,但是又翻不了身,做不了大事。而且没有人愿意给他很多钱。也许有了很多钱,能做点事情出来?反正以前有过钱,没作出什么来。现在没有钱,也不会做出什么来。

最后一件事情是想起以前文革时期的一句话:“红旗还能打多久”(记得好像出自“燕山夜话”:“革命向何处去?”“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所以想出了一篇文章的标题:搜易得的华旗还能打多久,至于文章的内容么,还没有写。因为目前还不能写。

另:

昨天是周三,酒吧聚会的日子。下午,炳叔坐火车出差奔上海去了,晚上来到天鸿科苑2楼的聊吧,很清静。只来了4-5个人。想当初金山赞助的那段日子,这里的周三经常爆棚。看看酒水单,35元一瓶啤酒,不由得让你怀念15元一瓶的“城市驿站”。

35元一瓶的服务就是有3个女服务员,裸露着肚皮来给你端来啤酒,还有两个喊“裸露肚皮的服务员”为阿姨的小女歌手,坐在台上唱一些咿咿呀呀的歌。

这样的酒吧肯定是不赚钱的,因为那些服务人员能让你感觉到,她们自视她们是比顾客还要高档的高档人,尤其是面对“新花社qq群里”目前“最胜总的胜总”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