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5-03-28

昨晚,?2005年3月27日晚7:30分,第2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在香港红馆隆重举行。看了其中的片断,正好看见成龙上台领取“专业精神奖”。

专业精神奖得主成龙获奖感言:能从李安导演手中接过这个奖感到很骄傲,我会不断求新,明天还会准时上班。并对自己的儿子房祖名说,今年拿不到新人奖明年还有机会,但是你要拿我这个奖还要等三十年,记住,不要迟到早退。

这样的时刻主要对儿子来说话,爱犊之心可谓深刻。在介绍成龙的时候,背景画面里有很多捐赠的画面。

联系到it这边来,陈天桥说:我每晚10:00多要回家的时候,我的副总都在他们各自的办公室。这是勤恳的一面。

财富的这一面来说,陈天桥、张朝阳、丁磊等新贵是有了钱了,但他们比成龙有钱晚了很多年。在成龙做客艺术人生的节目里,成龙自己说,当他刚刚开始有钱的时候,很放纵,好车买了很多辆,出门要带很多小兄弟,到了KTV,要大咧咧地坐在那里,抽最好的雪茄、喝最好的红酒,脚要放在桌子的上面……现在回忆起来,他说他再也不会那样了。而促成这一切的,不是靠读老庄(武行看来不能靠读书),而是因为在欧洲拍片被摔,躺在病床上几个月,差点失去生命的那一次。那次的经历,让成龙意识到了更广泛的生存的意义,不是个人,是人类的生存意义。

其实每一个从没钱倒有了钱的人,都要经历较深刻的思想变化。有些人转过来了,有些人就沉下去了。张照阳是说话比较多的一个人,从他以前的言论里大致可以看出他也有那样的经历。比如在美国时期的放纵,在搜狐稳定后他所追寻的思想历程。有一段时间,张很爱说文艺复兴如何如何,事实上是因为它自身缺乏那一课,而当他有暇看到文艺复兴或者理解文艺复兴的功在千秋的效果后,难免有些感慨。

即便到今天,张可能还有些问题没有想明白,比如到底是独身好还是……比如,捐钱好,还是不捐钱好。

丁磊和陈天桥为印尼海啸的捐款,不同的数量,反映的可能是不同的心态和不同的目的,但我们很难细究,只能以观后效。

像成龙那样屡屡捐款之后,人们可能看得已经不是数额的多少,更多的是一种形象,是一种表率。人们会看成龙捐了没有,来看这个事件的大小。

前几天,和炳叔、王晨在一起聊天,其间提到IBM。

IBM最初是研究产品,后来是研究技术,现在是研究科学了。这里面不同的意义在于,研究产品的时候是为了第一桶金,为了超过竞争对手;研究技术的时候,通常已经是一定范围里的老大,要规范一个事情,要让不同的人受益,有那种要主宰局部分配利益的态势;而当一个企业能够以研究科学为己任的时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这个企业应开始关注更大的人群——关注全人类的利益了。

也许IBM并不是这样,我们在这里也只是把它当作一个符号。但是我们确实希望有更多的富人、企业,能够让自己的视野更加开阔。

很多富人表示过一个态度:钱多到一定程度,就是一个符号了,已经不在乎在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了。我相信这是真的,但这个程度究竟是多少,可能要因人而异,因环境而异了。最可怕的是不那么多也不那么少,结果就很容易发生“让赵本山从大夫变成病人”那样的悲喜剧。

现在有个说法,年收入8-12万的人生活最辛苦,因为这帮人有更多的梦想。干脆没钱的,也就不想着别墅、宝马、巴黎什么的了。

2005-03-23

昨天没看到,今天看见方刚写的一个《央视对话中的陈天桥》,对话的实录在这里

有一个背景要交待一下:这起对话的录制时间在去年12月。播出在上周日。原因是前段时间上面要求安排指定的人物上对话。

对话中陈天桥曾提到,在来的飞机上,他想到了“拒绝诱惑”,并迅速通知他的团队对一项有着很大诱惑的事情再一次重新考虑。现在看来,这个极大的诱惑可能就是收购新浪股票的事情。

方刚的一些观点也有点偏激,我感觉他并不了解陈天桥。

在许多方面,陈天桥是真诚的。我特别相信、也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我读得最多的书是老庄”陈天桥说。因为,在5年内的个人财富暴涨,极大地冲击着陈天桥的世界观、人生观,看老庄著作,恰恰是中和财富所本身具有的暴戾性的最好的良药。

好在他读了这些,并且能够在大多数情况下收敛自己、收敛盛大。

他是不是一个企业家呢?我面对他采访的时候,他说“我不是企业家”。但是我想,冠以企业家的头衔也是可以的,因为它的企业创造了一个成长的奇迹。万一不幸发生,他也是一个流星企业家。

本来从上海回来,我不准备写什么,想等到新郎这个事情有个眉目了再写。现在看来还是有必要写一个东西,题目就叫:陈天桥驱动盛大

2005-03-19

周五(3月18日)下午,一个帖子引起了IT网络媒体圈子里的轰动。本来最一开始是有人传一个小道消息说“http://forum.techweb.com.cn/index.php?s=a615d577cf3bba60cedc58000efd79ba&showtopic=306&st=0内部消息说,pc****要卖给搜狐 做矩阵一块砖”,

结果发展到后来,一篇估计是出自搜狐员工之手的文字,将搜狐it频道的内幕,弄了个底掉。

搜狐IT是一个混乱的团队,每个人都很努力,但为什么访问量只是新浪科技的4成?

原因在于:

1.搜狐IT没有坚持一个努力方向超过半年的。
作在线访谈,搜狐做得早,但中间由于平台的局限,所以关键人物请不到,所以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有了江勇这样的人,因此复苏了一段。但在线目前已经不是他们领导最看中的地方了,没有了领导的支持,也就是说在他们的每月绩效考核中“在线访谈”并不能使编辑的工资上涨,在利益的驱使下,当然会越来越衰败。

2.搜狐IT没有一个有能力的掌门人。

原文我就不转述了,可在上面的链接18楼看到这个帖子。

一个古老的问题又一次被人们拿出来讨论:搜狐与新浪由来已久的竞争问题。

从跟帖中可以看出,大家的说法很多,也都有各自的道理,我只想说说我的感受。

目前的网站,能有创意、能有各种打动老板的想法的人很多,但是从执行力上来说都差一些。执行的成功,在于重视每一个细节不出错,牵扯到集体操作的事情,就需要分工明确,然后每个人的环节都不出错,这个事情就成功了。

另外,网站的发展,有太多的因素取决于技术。同样是录入系统,好的,录一篇文章可能只需要20秒,差的就需要5分钟。再加上带宽、断网断电这些不确定因素,差的与好的,其实从录入文章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决定了。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不到,使你做不到。甚至使别人告诉你该怎么做了,你也做不到。

比如,今晚有一场晚宴,是欢送或者叫欢迎大萝卜的,我想去,也应该去看看大萝卜,但是做不到,另外有约了。

大萝卜的真名叫罗映波。2002年夏天的时候,我在it168的时候认识了他,当时他也在it168。后来去了赛迪、又去了搜狐……现在他要离开搜狐了。

萝卜成长的很快,有很多人现在喜欢他,因为他乐于承认错误并道歉,也乐于帮助朋友,尽管他不时还会说一些昏话。

互联网第三次浪潮来了,互联网的从业者们也开始动荡不安,网易李学凌、新浪程新潮、江民杜红超,还有之前的张栋伟、刘韧…………

突然间发现,怎么大家都在震荡中,可以想见,当一切震荡有序后,可能就是互联网的一个新世界了。

2005-03-17

腾讯收购FoxMail,以后QQ图标将爬满你的邮箱
牛角尖 发表于?? 2005-03-17 20:01:13
今日可值得记录的最大的事情可能就是腾讯收购FoxMail了,不确定的是,腾讯不说花了多少钱。让很多人都无从去比较是谁占了便宜或者吃了亏。

我一直用FOXMAIL,为此,让刘韧和洪波“批评”了很多次,因为不便于共享通讯录、任务表什么的,他两位都用OUTLOOK.

我首先想到的是,FOXMAIL中那个小狐狸的图像,可能很快就要变成小企鹅了,至少也会多一个小企鹅与它作伴。各种面谱等QQ垃圾将也会漫天飞舞了,FOXMAIL,我还继续用它么?不知道。

陈彤很反常地成了各个网站的头条报道内容,作为临时代言人,说了不少话,可是新浪的兄弟姐妹们又出来纠正,看来陈彤还不够成熟,起码在接受采访这一方面。张旭光那印在之上的文章可怎么修改呢?替新浪公关部发愁。

老杜的去向有了一个大致的消息:

“出席大会的有易维九通集团总裁刘中一先生带领的管理团队和全体员工,有易维九通集团的来自全国的上百家合作伙伴。

同时出席这次大会的还有新浪网公司首席运营长林欣禾先生,中华网副总裁王岳龙先生,新华网副总裁魏紫川先生,雅虎搜索竟价事业部总经理王政先生,江民公司总经理杜红超先生,搜狐网搜索部经理农家庆先生,百度的高级经理田雨厚先生,多来米、千龙、猫扑等众多合作伙伴的领导人员。”

donews的blog修好了,欣慰。

2005-03-13

8848实在很难处理,IDG的投资者们为此已经头疼了很多年了。

李涛的一剂猛药,并没有给8848带来起死回生的效果,而且没落着什么好。李涛权衡之下,决定还是自己去单立门户。于是,www.mysearch.cn这个网站就要开始嗷嗷叫了。会不会有不明插件还无从得知,但多少总让人有些怕怕,就在刚才我去打开那个页面的时候,也仅仅看了首页,没敢进一步深入。

小道消息说:“李涛拉出人马自己干了。8848的营销渠道全部瘫痪,营销、市场、技术等部门也基本空了。据说这几天在开始琢磨是否将8848关门。”

“那么,吕去干什么好呢?”,我接着问。

回答说:“哪来回哪去”。真是映证了我QQ上的个性签名:悲欢IT圈……

我没见过李涛,但是能将营销、市场、技术的人都拉走,说明其个人魅力也不小。是英雄还是枭雄还是狗熊,只能等候他的成败了。

春节回来发新闻说李涛离职的时候,8848的公关说:没有离职,只是休假去了。然后他悄悄地说:“公司让这么说,我就这么说”。以后怎么改口,是以后的事情。

目前看来,希望8848倒掉的人好像大有人在,不希望它倒掉的却很少了。

我对8848还是很有感情的。我来北京后的第一篇报道,就是写的8848,那个时候,是老榕被排挤,正要下台的前期。此后,8848一直没有咸鱼翻身的日子,虽然它也跨越了世纪。

如果真的倒了,则普天之下的网民,其欣喜为何如?可能只不过如风卷残云,普通人会没有任何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