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看完连续三天的大河报报道,对于大河报记者孙斌的险恶用心终于有所了解。这完全是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一次针对“反盗版维权”的反扑。

  在第一天的报道里,孙斌故意用错乱的时间关系,把网尚反盗版维权的正义行为,歪曲成只为盈利的行为。文章中用了广东省的一个07年的文件来说明网尚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而网尚早在08年就拥有了《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李智勇在深圳广泛开展维权是09年初的事情,央视《经济半小时》关于李智勇的报道是09年6月分的事情。网尚在河南招维权代理是09年年底的事情。作为大河报的首席记者,孙斌这种故意混淆时间点的写法,只因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不是技术能力所不及。

  在报道中,孙斌的着眼点只在网尚盈利与否、是否倒闭等枝节问题,丝毫没有面对国家知识产权战略、面对河南省文化产业的发展的大局,一味地保护落后的河南当地盗版群体。对当地严重的盗版事实只字不提。试想,如果当地没有猖獗的网吧盗版,反盗版维权又能去反谁?不考虑先有盗版猖獗才有反盗版维权进入的基本事实逻辑,违背一个记者应有的道义和责任,孙斌所代表的利益究竟是谁?

  既然孙斌可以得到那么多匿名者提供的资料,为什么不能主动前来网尚公司做个采访?看看网尚的正版产品、了解一下网尚已经取证的郑州近1000家网吧是怎么进行盗版活动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敢也不想了解清楚,只要编纂的内容能让他所代表的盗版利益团体满意,孙斌别无所求。

  在第二天的报道里,孙斌对于影著协统一收费问题更是难以理解也没有采访,依旧一味地站在自己的利益立场,使用大河报这个国家公器污蔑网尚公司和影著协。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是经国家广电总局同意报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批准的唯一合法从事电影著作权集体管理的非盈利组织。孙斌只要一个电话就可采访的清清楚楚,何须用整版篇幅去讲影著协统一收费的不合理?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给孙斌提供资料的无一不是网吧盗版平台商:英雄宽频、优朋普乐、乐吧等等。作为一个记者,要完成如此长篇的一个报道,为什么不直接采访一下版权局?了解一下全国反盗版的工作形势和进度?而偏偏要听信几个盗版平台商呢?

  在前两篇报道后,孙斌迅速联系河南省网络文化协会、郑州市网吧行业协会、郑州市版权协会、郑州市娱乐行业协会、《网吧家园》杂志社,发起一个所谓的行业讨论会,装出邀请网尚参加而网尚无人能够出席的局面为自己打气。因为孙斌自己已经做贼心虚,需要将他的利益方拉出来为他自己助威。他自己深知他所代表的盗版群体是难以站住脚的。

  这个所谓的行业讨论会,举办的时间恰恰在大河报两天连续报道的当晚,并且于讨论会之后立刻发布第三篇文章。孙斌的媒体技巧可谓炉火纯青,你自家的大河报也整体运作的天衣无缝。

  孙斌敢于如此大胆地于大河报撒野,并不完全因为大河报总编室的不作为。因大河网曾被网尚抓住盗版行为,郑州中院判罚大河网(报)予以赔偿。做惯山大王的孙斌之流怎能咽得下这口气?平常只有它们指点别人的份,怎容忍自己的痤疮被别人揭露?

  单说自己这点事又觉得理由不充分,于是乎迅速找到一帮一拍即合的盗版利益团体,貌似为“弱势”群体声张不平,暗地里也报报自己的“私仇”。

  正因有孙斌这样没有觉悟的记者,不懂法律的记者,养虎为患的大河报未能为河南的文化产业发展战略起到应有的促进作用。所暴露的相互袒护的地方文化习惯,为当地的招商引资建立了更高的壁垒。

  另:7月21日,在国家版权局、公安部、工信部联合启动了为期3个月的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

  第二天开始,大河报及孙斌就在连续三天的报道里表达了对反盗版维权、对影著协统一收费的不理解,就表达了要维护河南一方“净土”的决心。

  


上一篇: 曲敬东用aigopad将爱国者挺进平板时代
下一篇:E人E本灭掉汉王甩开爱国者贴近ipad

2条评论

  1. 傻屄就是傻屄,啥鸡巴也不会,就是一个字 混 。
    操你妈,你他妈的是怎么造的,你爹你妈做你的时候肯定缺了一把火,
    才造出你现在那张死屄脸。

  2. 真应该当初把你爹给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