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中午,收到刘韧的邮件:“张旋龙从家出发”。赶紧打开阅读。

已经很久没有见他写的这样的文章了,依然是短标题,依然是小标题下一段引言然后正文。只是最后的采访手记,改成了张旋龙的简历。

10天前见他的时候,他刚开始写这个文章,他说他一上午才写了300多字。应该就是本文开篇的那些文字。当时我没说什么,不过我知道他历来最重视文章的开头,用的时间也最多。

最早跟随刘韧写文章,是跟他一起去采访、整理录音。我跟随他采访过三、五次,印象深的有陆首群和吴鹰。整理录音非常辛苦,但是看完他写成的作品,和录音对照,就能发现其中素材安排、取舍,受益匪浅。

后来在刘韧负责知识经济杂志的时候,我的几篇稿子得到过刘韧的亲自修改,也让我长进不少。还有人民日报的杨健,当时也给我改过稿子,至现在我依然心理深怀感谢之情。

之后,虽然曾和刘韧在一个单位工作了,却已经没有让他亲自看稿子、改稿子的机会了。只是平常聊天的时候,刘韧依然会说到一些写稿子的经验和事情。

刘韧的采访和文章,对时间的确认比较严格。什么时候返回去查阅,都会给你以资料准确的感觉。人物故事的划分和取舍,以矛盾冲突来区分,看得时候会让你一口气读完,不会感到有多余的东西。而且,他能很好的疤人物的原话,用引号恰如其分地放到整篇文章中该放的地方。

今天这篇文章,我也是一口气读完的。觉得还有些不过瘾,顺道又去读了《中关村关系图》,刘韧写的关于张旋龙的另一篇文章。

因为我是学工科出身,刘韧一直觉得在写文章方面培养我太费劲了,只是嘱咐我平常要多看唐诗宋词、要看文学史。

明天,我决定去买一套文学史。


上一篇: 个人隐私:被吓得拉希了,不是去创业
下一篇:百度将会因败诉版权案增收 每月千万级

4条评论

  1. 我可以送你一套复旦的《中国文学史》

  2. 檫鞋功夫不错!脸皮够厚!――DONEWS人怕什么?就怕皮不厚!

  3. 母亲是捏着妻子的手去世的,临终前,她颤颤巍巍写下了两句遗嘱。“无论如何要帮老三的媳妇弄到香港。”“家里的钱尽早分给孩子们。”此时,母亲已虚弱致极,一口气写不完,歇歇再写。母亲的字原本很漂亮,那时写得歪歪斜斜。上段中“母亲是捏着妻子的手去世的”,这妻子是谁的妻子,母亲的“妻子”,龙的”妻子“,还是他刘韧的”妻子”

  4. 楼上怀疑的没有道理。肯定是文中主角张的妻子了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