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媒体论坛部分精彩发言:

张锐:我记得我们总编辑说过一句话“只有影响了大众才有可能会影响精英”因为所有的精英他的目光都要投向大众。我觉得这句话代表了我们都市传媒人,在我们都市定位里的一种方向。我们把目光投入民间、投向草根,正是因为这种声音才是推动我们民族进程很重要的作用。我们经常说我们非常想做“富兰克林”但是我们也想做潘恩,我觉得我们都市传媒人一直想做影响大众、服务大众这样的事。

杨斌:我是《京华时报》总编辑杨斌。我的感觉是,作为一个好的产品,尤其是作为一个艺术形态的产品,我觉得只要它有市场,只要它满足一个阶层的需求,那么它就无所谓高低贵贱,就像我们对新闻的看法一样,我们认为新闻没有高低贵贱,有的只是我们对新闻元素的态度。我才来不认为《新京报》对高、中端市场的选择就一定比其他的都市报,关注市民化的市场它就更高明,尤其是道上比他们更高,我觉得不是这样。没有一家报纸能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中国、多元化的北京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只要它存在它就有需要。

杨斌:我最近很想跟中国的媒体表达我们的观点,很多时候我们媒体之间好像是对手,跳出这个圈子我们的蝇头小利根本算不得什么。中国社会的发展,它政治、经济、管理、体制的滞后,整个中国传媒业更大需要面对的应该是共同团结起来,与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相适应,而不是局限于在某一个媒体、每一个城市之间、某一个传媒的种类之间竞争,这点小利算不得什么,我觉得更需要的是我们有长远的眼光。所有的媒体总体来讲,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苦衷,虽然看起来可能都非常风光,但每个媒体的内心都非常孤独,也非常容易受到挫折。这样的层面上,整个媒体都应该心心相惜!

何力:今天我觉得这个事很有意思,是百度颁这个奖。毫无疑问,百度的数据从产业链角度来讲,本来纸媒体、传统媒体是上游,网络媒体是下游。但是现在我们发现百度试图打破上下游的关系,由于它有一个技术平台,会发纸质媒体的规律。在这样一个上下游转变的过程中,他们都市报那么大的成本所担负的内容制造的使命,如何在信息时代把它分摊掉。总结一句话“可能是互联网破了一些过去传统的规矩,需要重新的把产业链条立起来”!

刘洲伟:不管商业世界怎么改变,有些东西还是需要传承的。不管怎么“破”怎么“立”。刚才杨斌讲了我听出来两个字是“英雄”我讲两个字是“精子”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些人是承载着新闻业基因的“精子”是一定要代代传承下去的。

梁冬:你找到卵子了吗?(笑)

刘洲伟:就怕找不到(笑)所以“精子”加上“英雄”就是“精英”。

传媒人看自己报之所在城市

南方都市报庄慎之:我眼中的广州人应该是蛮实在的、蛮包容的。这个用一个时间段的问题,比如说改革开放80年代初期的时候,可能广州人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排外,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时广州人是把所有非广东人都叫做“北方人”。但是随着开放的进程,最后广州人随着交流,或者城市的发展等等,他最后反而对周围的看法更加的平和了,包容性更大了。刚才我提到的“孬”这个说法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一个细节,但是很典型。广州这个城市,它的市民气质特别浓厚,这点是我比较欣赏的。因为我是在广州长大的,我也比较认同这样一种生活的氛围。

晶报陈寅:深圳我刚才说了一句话,就是深圳的读报人还是蛮多的。《晶报》是2001年创办的,算是年龄比较小了,当时《南方都市报》在深圳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了。可以说发行量是蛮大的,我们认为在我们深圳报业集团原来有三家比较大的报纸了,《社区报》《商报》《晚报》还有《南方都市报》,我们是在这样的竞争情况下创办一张新的报纸。这几年过来我们发现我们的读者是被我们创造出来的,培养出来的。我们并没有从别的报纸中分流。深圳这个地方早报读者原来是空白,一路过来我确认深圳人是爱读报的。 深圳人的气质是爱尝试新鲜事物,喜欢创新。

新京报杨斌:来北京之前我对北京人有偏见,最大的偏见是觉得他们浮华。但是我来了北京之后最喜欢它的地方就是它很“自由”。北京比上海更自由。上海比较单一,北京是全中国最多元化,圈子最多,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圈子都有,你可以保持独立。我最大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们很多的报道,我以前在《南方都市报》工作的时候,我们会知道,我们报广州的行为、深圳的行为可以立马在深圳和广州引起全城的轰动。但是在北京做不到,无论我们报多少猛的新闻,多大的篇幅形容它,可能在别的地方有轰动,但是北京永远是波澜不惊,所以我觉得这种自由是不一样的。

新闻晨报顾伟:上海,特别是近段时间它的变化非常大。如果说要用两个字概括的话,如果对上海本土人来说最大的特质就是“实惠”,另外两个字就是“多元”。对传媒业来说,在上海做新闻,我一直提倡在上海办报纸,必须要同时满足四个字“好看加好”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从上海早报市场零售情况看就能看出上海的特色。在上海我非常羡慕北京、广州。比如在上海很少有人拿一块钱买两份报纸,在上海肯定是拿1块钱买一份报纸,等着找5毛钱,这就是上海的特点所在。所以在上海做传媒业“老大”永远永远跟老二都有很大的差距。

这里是那个25楼的直播,佩服他们的勇气,鄙视他们的技术。


上一篇: 张锐没有回答了的何力的问题,你有什么答案?
下一篇:搜索引擎,你能告我石头旁边的是谁么?

1条评论

  1. 杨斌去京华了?

发表评论